Added by generic levitra pill on December 22, 2016

(大山脚21日讯)槟城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质问教育部长马哈基尔2016年的华小5000万拨款的钱去了哪里?原本已经从1亿令吉拨款减到5千万令吉,如今拨款演变成下落不明,还发展到“有多少先拿多少”的地步,再一次显露出华教发展被边缘化遭遇的悲歌。

还有10天就要踏入2017年,为什么2016年的华小拨款还没拿到?2016年的预算早在2015年12月在国会通过,拨款最后跳票,严重影响长久以来靠华社捐助办校的华小的运作和莘莘学子的学习环境,身为副教育部长张盛闻难辞其咎。

我建议中央政府向槟城州政府取经,真正落实制度化拨款,并了解槟城州政府每年给州内125间各源流学校、教会学校和5间独中的制度化拨款的程序,整个流程的透明化和高效率,以银行过账方式,直接汇入校方董事部的户口,好让各个学校可以马上进行各种提升的工程。

我认为教育拨款不应沦为捞取选票的政治工具,更不应该被视为政治施舍的项目。既然中央政府一直宣称和肯定华校在栽培国家人才的贡献,那么在施政和政策上应该符合言行一致。若政府认同再穷不能穷教育,不要停留在喊口号,而是要公平的落实在施政上,不容妥协。

李凯伦

槟城马章武莫州议员

Category:

News, Press State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