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ed by on September 29, 2017

尊敬的法官,

今早,我解除了我的辩护律师的职务。经过5年审讯,我希望借此机会向上诉庭发表我的看法。

我是在经过慎重考虑后作出这项决定,我从来没有质疑代表律师团的能力。反之,我对我的律师团充满信心,深信他们绝对能够为我提供强而有力的法律辩护。在此,我必须向我的律师团致以万分谢意。

尊敬的法官,

2012年4月28日,我在出席净选盟和平大集会时遭逮捕。当天傍晚,同时有大约500人被逮捕,而我则被送往警察训练中心(PULAPOL)扣留。

当天,参与BERSIH 大集会的出席者不仅被催泪弹和水炮夹攻,许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在被逮捕的过程中遭掌掴甚至暴力对待。

不过,我并不是被控参与非法集会。我被控的罪状是被捕当晚出现在禁区。我被告抵触了“禁区法令”,而有关的禁区就是警察训练中心。

尊敬的法官,

对我而言,这是很荒谬的提控。我是被警方强行扣留在警察训练中心,然后又被控拒绝离开禁区。吉隆坡地庭于2014年1月24日裁决我抵触禁区法令罪名成立,判处监禁1个月及罚款1000令吉。

参与净选盟大集会是漫长斗争的一部分,我的参与是希望马来西亚变得更公平、更好。因为净选盟的目标是希望改革不公平的选举制度。

一个真正奉行民主的国家是不会对公开批判过敏。民主化的进程应该是容得下不一样的声音,从而不断进行改革。一个正直的政府不应该操弄司法机构打压异议声音。

法律的存在是维护公民的安宁、确保人人享有自由、平等和尊严。不幸的是,我国如今的法律变成了政府镇压,恐吓公民的工具,让人民噤声活在恐惧之中。

更严重的是,人民见证执政者明目张胆的贪污滥权,但他却牢牢掌控政权。归根究底,是因为他拥有充满缺陷的选举制度支撑。执政者想要抓紧权力,他们就会在我们热爱的这片土地上不断散播仇恨与猜忌情绪。

无数的马来西亚人其实和我一样。我们一直渴望改变。我们希望世界变得更好,存有正义、自由、公平。马来西亚人要的是言论自由,无需害怕分享任何想法,而这也是联邦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即所有公民有权批评、言论自由、行动自由。

如果改变这压制性与腐败制度的代价是坐牢,我已经做好准备坦然接受。我必须强调,接受坐牢并不等同于我承认犯错。相反地,我必须强调犯错的是我们的政府。同时,我呼吁人民不要畏惧各种恐吓的工具。

尊敬的法官,

我在此向法庭告之,我撤销我的上诉申请。

最后是我想对马来西亚人说的话:“在法庭外的公众人士,感谢你们前来声援,请你们继续为正义斗争。当我们站在对的一方时,请不要也不应该畏惧!牢狱之灾阻挡不了我们继续为改革斗争前进!”

Category:

Videos

Comments are closed.